都市芝加哥學派的啟示─屬於臺中城市的民族誌

都市芝加哥學派是都市地理重要的概念之一。然而芝加哥學派以報導手法、民族誌為方法的研究,能夠給予當前城市發展什麼啟發呢?就讓我們一起思考如何將芝加哥學派融入於當代都市議題。

本文刊登於台中女中地理學科中心2017年五月份電子報

IMG_5137即將完工的新臺中火車站(黃子倫,拍攝日期2016/9/11)

台灣城市近年來迅速發展,尤其六都升格後,因各直轄市擁有更寬裕的資金,使政府投入大量建設,並期待成為「具有競爭力」的城市。縣市升格後,各市政府紛紛推出基礎建設或都市更新計畫。以都市更新方面,臺中市及高雄市進行舊火車站更新計畫,企圖打造為市中心的交通運輸指標。基礎建設方面,則是設立輕軌系統或是透過土地徵收建立相關設施。藉由上述都市計劃,可見市政府試圖打造「城市競爭」的企圖心。

隨著城市面容的改變,也令人在地人逐漸感受到城市的陌生。例如居住於臺中或是返鄉的遊子們,近年來都會感受到臺中正在「改變」。改變的第一印象就是臺中火車站。臺中火車站自2007年起,開啟大臺中車站計劃,並配合周遭干城重劃地、軍事用地與市場用地的徵收,將「舊」市中心回歸到「市中心」應有的樣貌。

面對臺中火車站的改變,人與城市之間也越來越遠。若要說與過去最大的差異,即是月台動線與過去有所不同,且令人感到麻煩。由於本文截稿前,火車站仍尚未完工,因此單一出口動線難以負荷乘客數量。尤其列車抵達臺中時,前往舊站的手扶梯或是逃生梯都擠滿人群,許多遊客仍無法藉由指標抵達轉程地點。在未完成的車站空間、相對長的搭車距離,以及不同的車站建築形式,都令人感受到臺中「新」與「舊」轉換期間的不便。同時,車站量體的改變,也產生越來越大的空間感,人們前往月台必須不斷「往上跑」以及火車與公車越來越遠,都感受到這座城市不斷拉大「人與城市之間」的距離。

熟悉臺中的人們可能感受到「空間尺度」的變化,拉大「人與城市之間」的距離之外,也可能帶來另一種「群聚」縮小人與人彼此之間的距離。例如每當假日,新臺中車站周圍草地,有許多移工與民眾席地而坐,一起唱歌、吃飯等。新火車站內的「新空間」成為了交朋友的「新地點」。這時候城市反倒成為了拉近「人與人之間」的距離。

城市空間即是如此受到各種人、事與物各種關係所連結。那麼複雜的連結,使我們身在一座城市迅速變化之中,更難以描繪城市面貌。或許這是後進國家以「發展」為施政主軸所影響,認為過去是一種窳陋,唯有現代發展才是進步象徵。但一個地區總是求新、求變與快,往往忽略城市各種故事。例如臺中火車站它的「舊」,舊的市場、生活圈以及歷史都在這一波的「新」而遺忘。

有些人並不希望遺忘這座城市的「過去」。2015年到2017年間,中區搬遷過程中,許多故事開始有紀錄者保存「城市歷史」。例如建國市場的搬遷,湧入許多紀錄者共同參與市場拆遷。大家試圖承接過去市場的記憶,並讓未來人們能夠認識當下的變遷。

IMG_5104建國市場拆遷前的留念活動,紀錄者紀錄市場最後身影(黃子倫 攝)

除了紀錄建國市場,東協廣場也有關注於移工文史的「1095」。他們紀錄著移工的點點滴滴,並透過各種活動、外語課程來消弭昔日大眾對於移工的汙名。但有些紀錄並沒有辦法如此完整,例如「無尾巷」。位於臺中後火車站的吊腳樓──民生巷26號──是俗稱的「無尾巷」,因為臺中車站高架化必須拆遷。雖然有林煥文導演所拍攝的紀錄片「民生路26巷」,以及一篇吳哲良在東海大學所撰寫的碩士論文,描述拆遷前社會底層生活樣貌。透過他們的觀察描述了一座城市興建基礎建設時,如何對生活其中的居民產生影響。至今台中仍持續興建基礎建設,但對於都市變遷中人與人之間的故事,卻很少人能夠撰寫。

城市擁有多重的樣貌,不能夠以單一邏輯忽略各種可能。我們永遠無法以單一視角檢視城市的發展,城市並非規律的將人們分配在各個位置,也並非均質、平均與資源相當的分布。因此,都市社會學的視角提供一種「見樹又見林」[1]的觀點,讓我們思考多重的城市樣貌。全世界最早的都市社會學即──芝加哥學派──影響了當代都市研究。芝加哥學派是指芝加哥大學社會學系所延伸的學科──都市社會學──。二十世紀初由Burgess及Park等人所創立,並撰寫The City一書說明芝加哥城市發展的模型與相關課題。芝加哥學派運用了田野調查技術以及新聞報導的方法,試圖尋找一個城市社會發展的問題。該學派在臺灣地理界廣為人知的理論是「都市同心圓」,該理論即是探討同心圓之間不同族群如何以「個人意志」及「社會條件」選擇居住的區位。當時Burgess及Park對芝加哥出色的觀察影響了後續的學者以民族誌方法研究城市。

臺灣探討都市同心圓理論大多著重於「區位分布」,但芝加哥學派也有其他數個重要的知識論,例如:1.生態觀點─強調人們如何在區位以演化、競爭與適應等機制生存;2.個人選擇─著重個人可以選擇區位,例如白人有能力負擔購買轎車選擇郊區生活,黑人則因工作而選擇鄰近都市商業區的位置;3.中心擴散─假定一個中心商業區而規律向外擴散的過程;4.美國傳統工業城市─理論源自於中心向外擴散,且芝加哥屬於傳統工業城鎮而有勞動、就業等社會條件影響地理區位。透過上述,可以理解到芝加哥學派面對都市發展著重人如何在「區位」作出抉擇,並在不同的種族、階級身分的差異之下形成芝加哥城市的圖像。

近期的芝加哥學派則著重於社區研究。主要探討犯罪、地下經濟、種族階級與社會底層等社會問題。例如Sudhir Venkatesh所著《我當黑幫老大的一天》即是探討黑道及社區互動,如何建構出屬於他們的「地下經濟」。芝加哥學派不再簡化區分城市圖像,保留「採訪報導」的傳統,以民族誌為方法思考一座城市的樣貌。然而,一座城市若將大型建設視為偉大的象徵,則忽略了真實社會各種樣態的可能,而這也是芝加哥學派所給予的啟示─我們必須更細緻的思考城市的樣貌,以微觀方式透過報導的手法,更貼近我們所生活的城市

芝加哥學派給予我們思考觀察城市的方式。面對城市變遷,我們如何能夠以細緻、微觀的方法思考人如何在都市裡面生活。臺中基礎建設的改變,例如捷運的開通、柳川及綠川的遊憩化、舊市區大樓的都市更新,有許多建設仍將持續影響生活在這座城市的人們。芝加哥學派提醒我們如何微觀思考城市內部種族、性別、階級等社會問題,不能夠將興建基礎建設視為「進步的象徵」,而要看到居住在城市的人們,如何在制度結構之中生活著。若民族誌能為當前城市檢視我們所忽略的事物,我私心期許著有那麼一本著作(或報導文學),能夠仔細檢視臺中變化下的民族誌研究。

參考文獻

Venkatesh, S (2015) 賴盈滿 譯。《我當黑幫老大的一天:流氓社會學家的貧民窟10年觀察》。臺北:時報。

Johnson, G. A (2001) 成令方、林鶴玲、吳嘉苓 譯。《見樹又見林》。臺北:群學。

Park, R and Burgess, W. E (1925) The City: Suggestions for Investigation of Human Behavior in the Urban Environment. Chicago and London: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.

[1] 《見樹又見林》為一本社會學著作,思考如何在生活之中看到樹又要看到樹林,要看到樹是如何組成森林,以不同觀點思考我們所存在的社會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